會員登入
 

關於月老月老故事

 

這一天,她一如往常走進辦公室,原本沉默的同事們,突然集體發作歇斯底里,像吃了興奮劑似的尖叫著捧出蛋糕,簇擁她點燃數字蠟燭。她看著明亮的火光照亮眾人微笑的臉龐,掌聲和生日快樂歌一遍又一遍的迴盪,迴盪……「三十歲了啊。」她一時出了神。

「第一個願望是中樂透,第二個是認識的朋友全都平安健康,第三個是……」「噓!別說了,第三個留給自己吧。」大家將鑲在奶油裡的紅櫻桃留給她──今日的主角,又送上許多件包裝精美的禮物,滿滿的堆在她的桌子上,嘴裡的櫻桃好甜,甜得她不太自在。

下班時間,她不願意讓同事再破費請她去吃晚餐,所以假藉其他約會之名告退回家。這間賃居了三年半的十五樓單人小套房,是她從研究所畢業之後就進駐的地方。

拆開禮物:小型空氣清淨機、絲巾、化妝包、新上市的粉底和唇彩、健康食品、紅酒兩瓶……這些,就是屬於三十歲的禮物嗎?原來,她已經很難再收到鮮花、巧克力,以及音樂盒了。草草煮了個麵吃,她疲累得癱倒在沙發上,怔怔注視著天花板的吊扇,電視機正在播放世界末日謠言的新聞,玻璃窗射進微微的月光,手機不停響起簡訊的聲音。不知怎麼,她泫然欲泣。

有什麼好哭的?三十歲,工作升遷順利,待遇不薄,每年出國員工旅行,還能申請特休繞著地球跑,遍嘗美食,攬盡奇景,外加每周一次午夜場電影、兩堂外語課,想要什麼,就能擁有什麼。「究竟有什麼好哭的?」她反問自己。
看見房間的桌上擺著一張合照,那是學生時期,她與戀人在校園裡留下的紀念,當時他們都還很年輕,充滿天真浪漫的幻想,甚至論及婚嫁。但自從戀人出國讀書,兩人的感情漸行漸遠終至分手之後,她再也沒有談過戀愛。唯一的伴侶,剩下工作,和自己。

雖然身邊不乏異性,她也從不抗拒戀愛的機會,但幾乎都是同一個圈子裡的同事朋友,話題總圍繞著理財、金融、期貨、投資,她不願意下班後,還被匯率的漲跌所擾,她不願意,餐桌對面的那人,老跟自己討論哪一檔基金的潛力最好。但又能怎麼辦呢?這就是她的生活,現在如此,她想像未來也可能會如此,只要她繼續留在這裡,這個工作,這個環境,一成不變的……生日驚喜。

直到她從一張再普通不過的生日卡裡,取出一張月老銀行的體驗邀請卡。「月老銀行?可以存什麼東西啊?」她笑了。

單純的好奇心引領,註冊、登入、成為會員。會務秘書問了她一個問題:「你準備好了嗎?」「準備什麼?」「新生活。」「新生活?」「對啊,新的人際圈,新朋友,還有……新的追求者!」

「我不知道。」她回答「而且,你確定月老銀行能改變我的生活?」

「當然,我們就打算這麼做,很快你就會知道了。」

我以為,改變生活,只是夢想。
我以為,改變生活,只是說不出口的第三個願望。

「很快你就會知道了。」會務秘書點點頭,像是再次確認了什麼。

我。願意相信你。